你要不要成为我的RBQ
(加入QQ群)

当地球上只剩下孩子

2019 年 09 月 15 日 • 阅读: 17 • 练笔

这篇读后感本来假期就想写了,但人类的本质让我咕咕咕了。这回刚好学校有个读后感的作业,就顺便写了并发出来让大家瞧瞧。

你一觉醒来,发现父母都不在自己的身边。你开始哭喊,四处奔走想找回他们,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只能坐在地上绝望地大喊,但没有人给你一点儿回应......

这可能是每一个人在童年时都有过的遭遇,我们都害怕突然间赖以生存的人或事物消失。这也是植根在全人类文明传承中最大的恐惧。而在刘慈欣的软科幻小说《超新星纪元》中,孩子们就遭遇了这不可言喻的黑暗,孩子们只能在漆黑一片的世界中自行摸索

开小说的开头,御夫座的一颗恒星能量爆发,强劲的粒子流横扫地球,每个大人的身上,死亡的钟表都加快了速度,开始“滴答滴答滴答”走起来,所有大人的寿命都将在一年内结束。唯独能在大毁灭里幸存下来的,只有十三岁以下的孩童。

大人们只有一年的时间将沉甸甸的世界交托孩子们,一切接替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人类首先是通过父传子的方法,填鸭式地将自己会的技能传递给下一代。中国未来的国家领导人在一场孩子的游戏中也被选了出来。当大人的时间所剩无几,孩子就将世界从大人的手接了过去,孩子。人类文明进入了惯性时代,一切都按照原有的轨迹前行着。

我是觉得大刘写的这一部分十分不合理,当大人得知自己即将死去时,社会竟然没有暴乱,人们奇怪地就坦然接受了。如果说父母将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延续,那么那些十四五岁也将死去的孩子们呢?他们也能接受吗?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只能将这一漏洞归于是大刘早期的作品还不够成熟。

在后来,记录剩余大人数量的公元钟上的绿点全部消失时,人们开始步入了悬空时代。惯性时代到悬空时代,就像一列火车沿着原有的轨道运行时,突然间发现前面桥梁塌了,没有轨道给你前行时一样。大人们就是那个轨道,他们是孩子们的精神寄托。而发现桥梁坍塌的人则是孩子们,如果是你突然发现脚下空了,你怕吗?当然怕,孩子们也一样。当所有大人都真的消失后,从所未有的恐惧又涌上了孩子的心头。面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全球的孩子都选择了逃避,整个社会都陷入了混乱。一群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孤独地承受着即将到来的一切,他们急需一个精神寄托。于是孩子领导人的电话被打爆了,北京成了他们新的精神寄托。但全国有多少孩子,北京有几个领导人?领导人只能安抚少数几个孩子,剩下的孩子则都陷入了独自在黑暗中前行的恐惧,哭声充斥着整个地球。那领导人在做些什么呢?别忘了这些领导人也就只是个孩子而已,悲伤在感染孩子的同时也感染了他们,电话也没人接了,大家都在沉默都在思考。最后公元时代遗留下来的超级计算机拯救了中国孩子们,孩子领导人想出让超级计算机去给孩子们打电话,给孩子们帮助。

中国稳定下来了,孩子们冷静下来了。他们开去继续自己的工作,可爱玩是孩子的天性。隐藏在孩子内心深处的欲望膨胀了出来,孩子没有责任感去担负社会责任也同样厌倦单调重复的生活,孩子的驱动力在于玩,在于开心,所有的孩子都放弃手头的工作,走上街头。公元时代大人故意生产过剩遗留下来的资源成了他们的玩资。“玩”字成了孩子一切活动的信条,世界成了欢乐的海洋,糖城时代就此拉开了帷幕。

你以为这样玩就能够满足孩子们吗?不,很快的,这片土地上的公民们陷入到了无穷的享乐和颓废中,他们把整个国家都看成了玩具——一个好玩的国家。然后,政府权力、法律和原始的社会分配制度被抹杀了,孩子们那没有任何道德观念的大脑所创造的混乱足以使公元纪元时任何一个恐怖组织汗颜。国家陷入了完全的暴力和混乱中。
以日本入侵舰队为标志,世界拉开了战争游戏的帷幕。为了玩得更开心,获取更多玩的机会,他们开始将战争作为游戏,将核武器作为玩具,将南极洲作为游乐场。他们指定了游戏规则,将战争当作运动会来开始“玩乐”。哪有战争是不流血的,哪怕孩子们都将这当作游戏。鲜血染红了南极的永冻土,他们却以此为乐。小到步兵对射,大到空中战争,都充斥着他们瘦小的身影。中美两国的核武器斗争结束了南极的争霸,这块大陆终于又变得宁静。

小说的结尾以中美交换国土结束。“中国的力量在于古老的国土,美国的力量来自于新的疆域。”,但中国却没能带走任何历史的遗产,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可能有人会想战争和交换国土为什么孩子领导人都没有出面阻止。即便大人们选择的领导人异于常人,但是世界依旧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惯例。命运根本不掌握在领导人的手上,其中有一个剧情是孩子们借助超级计算机将自己的意志凝聚在了互联网上,以个人的形象出现。中国孩子们开了一场大会,会议上多数人都支持战争和国土交换。那是真正的民主,但那并不是我们所想要的。

大刘的《超新星纪元》绝对是一部颠峰之作,是真正的传世之作,其中突兀而诡异的情节,紧张而刺激的节奏,绚丽而空灵的想象,合理而严谨的逻辑,任何个科幻迷都会为之倾倒。小说的内涵也十分丰富,它不仅是一部软科幻小说,还是一部反乌托邦文学。

最近还听说《超新星纪元》准备拍电影了,希望小说中的瑕疵能够在电影中修补。也希望这部电影能够人们带来一些思考吧。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